27岁孕妇八楼坠地身亡 最后发微信嘱咐家人报仇

已经56岁的母亲詹月连,半辈子进省城的机会没超过三次。第一次,送女儿晓晴(化名)进城,盼她找个好工作。第三次,也是来看女儿,这一次女儿却躺在了太平间的冷柜中,冰冷得让人毛骨悚然。

9月8日凌晨,在同男友发生激烈争吵后,这位来自南平政和的27岁女子在福州凤湖新城小区内,从八楼坠地后身亡。与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,还有腹中不足两月的胎儿。目前,警方已经介入调查。

凌晨4时左右凤湖新城小区传出一声闷响

“如果我死了,请找潘××报仇。”这是9月8日凌晨3时48分,晓晴在生命最后时刻用微信发给三哥阿文的一句遗嘱。此后,再没人知道她做了什么。

8日凌晨4时左右,这位情绪悲伤到极点的女子殒命在租住地——福州凤湖新城小区。

“妹妹和她男友住在八楼,发现(尸体)的时候,妹妹就躺在楼下的绿化带上。”阿文说。

事发5个多小时后,身在南平老家的阿文得知妹妹的身亡噩耗,随即,全家十多口人含着眼泪出发了,为尽快赶往福州见晓晴最后一面。

当天上午,在派出所里,阿文和家人从民警那里得知事发前的大致情形。

“那天晚上,妹妹刚从温州回来,打电话让他(小潘)接,他说在外面有应酬没法去接,妹妹就有点不高兴了,后来是她自己回的家。”阿文说。

“一直到8日凌晨2点左右吧,小潘才回家,那时候他已经喝高了。当时还有一个女人送他回来,被妹妹看见了。”于是,接下来的时间,两人开始为感情的事激烈争吵。直至凌晨4时左右,一声闷响在凤湖新城小区内传出,有人发现出人命了。

此时,晓晴已怀孕近两个月。

她隐瞒了未婚同居 中秋节要把那个他带回家

最先发现晓晴出事的,便是男友小潘。阿文回忆,妹妹和男友相识还不到半年,“今年5月26日,妹妹搬到他那边住的时候,我还帮她搬了家。”

只不过,阿文对这个“准妹夫”的第一印象并不好。“他好像都没有正经工作,喜欢喝酒爱泡吧,喝四瓶啤酒脾气就上来了。”

为这事,阿文不止一次叮嘱过妹妹,但坠入爱河的晓晴反去安慰哥哥,“放心吧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阿文临走前,妹妹和他约定,在恋情未向父母公开前,暂时不让父母知道同居的事情。

因为疼妹妹,阿文答应了。

“前段时间,她突然告诉我,她怀孕了。”阿文说,“两个人开始打算结婚,但是因为聘礼的事情,两人闹了不愉快。”按照晓晴家乡的风俗,小潘在结婚前需得拿出10万元左右的聘礼,但是小潘没有这么多。

就在前几天,得知晓晴怀孕后,小潘让晓晴去温州玩了几天,“听说是为了让妹妹散心。”阿文说。

“她只给我看过他的照片,晃了几下我也没看清,心想只要女儿喜欢就行了。”詹月连说到女儿,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。“她还说中秋节要把他带回来给我看呢……”

只是,离家多年的晓晴并不知道,疼爱她的父母和哥哥们,把这一天看得有多重要。

自尽还是有人行凶?悲痛家人想弄明白为什么

从19岁开始,初中毕业后的晓晴开始跟着三哥阿文外出打工。

离家8年有余,兄妹俩去过深圳,做过学徒。但是无论生活怎么苦,在阿文眼中,妹妹总是开朗的,斜斜的刘海下面,总会看到她笑弯的眼睛。

2008年的秋天,晓晴辗转来到省城福州,当了美容学徒工。没了哥哥在身旁关照,晓晴开始学着一个人生活。“她很宅又爱干净,平时除了同事,交际很少。”

昨日傍晚,阿文和家人又去了晓晴坠楼的绿化带上,看着压弯的枝桠,阿文只想弄明白,“这到底是为什么!”

她为什么要在微信上交代家人要复仇?她是自尽还是遭人行凶?目前,警方正全力调查。

对于女儿的离去,詹月连大部分的时间是沉默的。她曾为女儿的未来做过很多个假设:“她会在福州找到好工作”、“她会有自己的家”、“她会找个疼人的老公”……

只是,这也仅仅是假设。眼前的现实已经击碎了她所有的假设。( 记者李建伟 林风 )